必发365手机版app下载

曹恒:“兵姐姐”的拥军事

  文 | 爱军 丁虎 本刊记者 艾心


  “80后”、拥军15年、走进100多座军营、有数不清的“兵弟弟”“兵妹妹”……曹恒被大家亲切地称为拥军“小姐姐”。今年春节,很多感谢信从边防哨所“飞”到她手中:

  “感谢小姐姐的包裹,我代表新疆某英雄连队全体官兵对您表示感谢!祝您和家人阖家幸福,新年快乐!”

  “曹恒小姐姐您好,我是长白山哨所的执勤班长,在执勤过程中收到您给我们寄来的手套,觉得特别温暖,我代表哨所全体官兵向您致敬!”

  这些信让曹恒心里暖融融的。春节前,她每天都要跑好几个超市,采购护手霜、面霜、防冻膏,一份份打包寄往边防哨所。“现在的战士年龄都小,我觉得他们就像自己的亲弟弟一样,想尽自己的微薄之力给他们送去温暖。”

 

  父母教会我,感恩解放军

 

  时间回到1985年的江苏邳州。一个雨天,曹迎军、倪振娥夫妇拉着几百公斤煤块,急匆匆往家赶,因为天黑路滑,一不小心连人带车翻进路边的水沟,曹迎军被死死地压在板车下。危难时刻,两位路过的解放军战士把夫妇俩救了上来,并把他们送到附近医院救治,还垫付了医药费。见他们脱离了生命危险,两位解放军战士才悄悄离去。夫妇俩抱头痛哭,“等咱们有了钱,一定要报答亲人解放军!等孩子们长大了,一定要送他们去当兵!”

  那年,曹恒才两岁。她说,在家里听父母说得最多的就是:“解放军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,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!”父母的言传身教,让她心里早早埋下了“感恩解放军”的种子。

  后来,曹迎军、倪振娥夫妻俩买了一辆车跑客运,经过辛勤经营,发展为有百余辆车的邳州市拥军客运有限公司,现役军人、伤残军人和军烈属一律免费乘车。每年“八一”、春节,夫妻俩都要带着一双儿女到部队走访慰问。

  曹恒和哥哥跟着父母,从冰封的北国到酷日炎炎的江南,从喀拉昆仑山到辽阔海疆,从雪豹突击队、猎鹰突击队到大洋深处的徐州舰,走上了千万里的拥军路。

  2008年,全家人在电视上看到汶川地震的新闻,都坐不住了。当时家里只有5万元存款,都用来购买了矿泉水和食品,一家人开车20多个小时赶赴灾区慰问部队。当时余震不断,爸爸曹迎军自责了一句:“这么危险,应该把一个孩子留在家里,不用都来。”曹恒记得,妈妈一边给开车的哥哥曹奇擦汗,一边说:“我们全家人是去做好事,不会出事。如果真遇到危险,我们一家人就死在一起。”

  妈妈的心女儿最懂。2013年,当听说了芦山地震期间,参与救灾的军车翻落山崖,1名官兵牺牲,3人受伤,倪振娥心疼不已,当即捐出家里的2万块钱,并决定签协议将来捐献自己的器官。“我们全家人没有说一句话,都默默地支持妈妈的决定。”曹恒说,父母就像灯塔,教会了自己什么是感恩。

 

  从军让我了解,拥军该做什么

 

  就像父母期待的那样,曹恒和哥哥在同一年参军。那是1999年的12月,曹恒到东南沿海某海防部队服役,后来当了班长,并且荣立三等功。

  从军经历,让曹恒更加了解拥军该做些什么。退役参加工作后,她省吃俭用,用自己积攒下来的工资购买慰问品,一次次上海岛、去训练场、到光荣院、去烈士家乡。每年给邳州武警支队新入伍的战士挨个送生日蛋糕过生日;去海防部队,她送上除湿用品和治疗风湿的药品;给海边驻训的女子特战班送饮料、防晒霜、晒伤药膏、数码相机,电子图书;去光荣院给老革命和军烈属们捶捶背、梳梳头,让他们享受天伦之乐。

  曹恒七八岁时,随父母去光荣院,结识了烈士遗孤许邵峰爷爷,从此爷孙俩结下了深厚感情。许爷爷有先天残疾,出生就没有双腿,只能用双手撑着板凳行动,一辈子住在光荣院,无儿无女。许爷爷看着曹恒长大,每次见到曹恒来,都会开心地说:“俺孙女来了!”拉着她问东问西,聊家常。曹恒常常给许爷爷和光荣院的其他老年人送去生活用品,帮他们打扫整理、检查身体。

  2017年,曹恒一家在外慰问部队回来,匆匆赶去光荣院,却得知许爷爷因心脏衰竭去世了。“我问院长,你咋不告诉我一声呢?院长说你们一家在外面拥军,不想因为这事打扰……我特别后悔,我为什么要这时候去外地呢?”曹恒哽咽了,没有见到亲爱的许爷爷最后一面,是她最后悔最自责的事情。

  去年,听说了排雷英雄杜富国的事迹,曹恒一直联系想去看看他。今年1月13日,她辗转1500余公里到重庆西南医院,代表全家看望杜富国和家人。“路上我一直在想,要怎么安慰富国弟弟,谁知道见了面,他是那么阳光开朗!”曹恒说,见到杜富国,她被深深感动和震撼了,两个人聊了很长时间。她给富国弟弟送上一副写有“献身使命终不悔,强军有你至光荣”的书法作品。那次见面后,她与杜富国及其妻子王静成了好朋友,经常在电话和微信里交流,互相鼓励。

  在福建,曹恒还有一位“兵弟弟”,他叫郭振钦,曾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士兵,却不幸身患血液肿瘤疾病。一次,曹恒回到老部队慰问,听说了郭振钦的事,马上和他联系上了。俩人建立了“情感热线”,曹恒像亲姐姐一样鼓励郭振钦好好养病,用心活下去。只要有机会,她就去福建医院看望郭振钦。

  去年端午节前,郭振钦的情况不太好,郭母告诉曹恒,儿子一直知道曹恒一家的事情,想见见她的父母。“我们一家人悄悄地赶去福建,没有告诉郭振钦弟弟,给了他一个大惊喜,陪他过了端午节。”现在,郭振钦的身体状况稳定,这让曹恒很欣慰。

 

  我想让更多人,走上拥军路

 

  曹恒的丈夫、嫂子、儿子、侄儿现在都是家里的拥军“队员”。她和哥哥在邳州武警中队设立了立功受奖奖金,专门用于奖励部队立功受奖官兵。每年,为新入伍的战士过生日,送退伍老兵回家乡,成了兄妹俩的“大事”。

  “今年我俩还说,新入伍的战士怎么生日都这么靠后,一个还没轮到,生怕忘记了。”曹恒说,因为常年订蛋糕,武警中队的领导每年都把新兵的生日统计好交给她。蛋糕店的老板娘也经常帮她,每当有战士过生日而曹恒又在外地,老板娘都主动送蛋糕去部队。

  如何让尊崇军人成为新风尚?以前,父母的“拥军服务车”是车开到哪,就宣传到哪儿。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了,怎么让更多的人了解拥军这件事并加入进来?2007年,曹恒和哥哥一起,找来懂技术的朋友,建成了国内第一家由个人开设的拥军网站--“夫妻拥军网”。她担任站长,自学网络维护技术。网站设置了国防政策、拥军做法、就业安置和军民团结等内容。十几年来,这个网站成了开展国防教育、拥军宣传的好帮手。

  今年将迎来新中国成立70周年,前不久,曹迎军、倪振娥夫妻俩,又召集孩子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,商量要去哪个部队送慰问品,还要去看望哪些烈士家属。曹恒静静地听着父母的计划,一条一条写在记事本上。

  “今年武警支队12名新兵的生日蛋糕别忘记订”“该问问远在福建的郭振钦弟弟身体怎么样”“曹冷烈士的儿子小勇强又长高了没,学习跟得上吗”“再给驻岛官兵们送些防风湿药膏”……曹恒的心被越来越多的牵挂装满了。

  “这些年,不是没有人质疑过我们家人,有的话说得也难听,说我们就是为了名利。”曹恒说,自己有时也会有委屈,但她不善言辞,也没时间去辩白,她还有好多事想为部队做,想为官兵们做。 “这种感情我不知道怎么形容,见到军人,就觉得是一家人。” 


九州体育官网app